<acronym id="mus8u"></acronym>
    <tr id="mus8u"><xmp id="mus8u"><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tr id="mus8u"><xmp id="mus8u">
    <tr id="mus8u"><wbr id="mus8u"></wbr></tr><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遠紹如來 近光遺法:新任佛教協會會長學誠法師

    \
    學誠法師(圖片來源:資料圖)

      素具慧根 生性敦厚

      學誠法師,1966年生于福建仙游。在祖母和母親的影響帶動下,12歲的他就翻起了佛經。并且還常去附近的玉塔寺玩,總覺得寺院很熟悉、很親切,不知為什么卻非常喜歡寺里菩薩的慈祥與自在。

      法師自幼孝順懂事,平日沉默寡言,學習勤勉。八歲起就讀仙游賴店中心小學,讀書之余,總是主動為父母分擔家務——做飯、洗衣、拖地、挑水以及種田等。有時,父母在山上砍柴,法師就利用星期六、星期日步行十幾里的路程,到山上挑柴。法師的母親回憶說:“我白天下地種田,晚上出門為往生者助念,他就在家幫著做飯。做飯用的柴禾,有時就是他放學途中撿回來的落葉,那一年他九歲。”法師舉止莊嚴,走路時不左顧右盼;他的品德端正誠實,性格敦厚,不跟別的孩子吵架。

      在祖母和母親的熏陶下,法師從十歲起自發地茹素;十二歲那一年,開始讀誦佛經。晚上,他常常念佛打坐到九點后才寫作業,有時一天只睡兩個多小時。據法師母親說:“十五歲時,我教誦兩遍《楞嚴咒》,他就學會了。當時他就想出家,我和他父親不同意,他就不敢出家。”1979年至1982年,法師就讀于仙游縣華僑中學,成績優異。學習之余,法師經常去離家不遠的玉塔寺游玩。每進寺院,總有熟悉、親切之感,尤其喜歡寺里菩薩像慈祥自在的面容。當時,村里有一位定來法師常常帶經書給法師看。法師很喜歡佛教典籍,對祖師大德的傳記愛不釋手,特別是唐朝的玄奘大師求法、弘法的經歷與大師“遠紹如來,近光遺法”的宏愿對法師日后出家有著深遠的影響。

      初中三年級,僅剩下半學期就要畢業了,法師跟父母商量著要出家。父母開出條件說:“要把書念完,拿到畢業證書之后再出家。”法師說:“出家人要畢業證書干什么?不讓我出家,我就不讀書了,在家孝敬你們,幫助種田,分擔你們的辛苦。”

      1982年2月決意出家,于莆田廣化寺定海長老(現任印度尼西亞大乘僧伽會會長)座下剃度,并依止圓拙老法師(曾任中國佛教協會咨議委員會主席,1997年示寂)修學。圓老親近過弘一大師和印光大師,持戒念佛,弘毅謙謹,對法師嚴格教導,習勞、勤學、持戒、中道。

    \
    學誠法師與趙樸老(圖片來源:資料圖)

      鍥而不舍 金石可鏤

      1984年(18歲)法師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北京中國佛學院本科班。從此法師更加勤奮好學、刻苦專心,若有不懂之處虛心向師友請教,直至弄懂為止。也時常因思考問題而廢寢忘食,從不虛度寶貴的暇滿時光。他生活簡單樸素,心靈善良單純。每逢星期天和節假日,寧靜祥和的教室里,時常會有一位身材瘦高威儀具足的學僧在課桌前,孜孜不倦地塑造自己遠大而寬廣的志愿并默默地耕耘著……。法師雖遠在北京卻念念不忘身居海外的剃度恩師及依止師圓拙老法師,常以書信往來。有一次給老法師寫信說:“學院較亂,大家不愿學修,渾渾噩噩過日子,自己見了傷心并想回廣化寺”,老法師回信鄭重地告訴他:“別人是別人,你應當虛心學習”,這句話給他極大的啟發和鼓舞。在遇到困難時至誠地祈求三寶庇護及敢于突破困難,面對自我,升華心靈。另外趙樸老對法師也愛護有加,常幫他及時解決許多困難。1988年(22歲)本科畢業后考上研究生,法師繼續攀登智慧的高峰,探索佛法的深邃,并于同年在四川成都文殊院寬霖大和尚座下求受三壇大戒。

      1989年,廣化寺方丈毅然法師退居。當時,學誠法師的學識已引起佛教界有識之士的注意。在德高望重的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親自關懷下,經毅然法師舉薦和全體執事一致贊同,決定將年僅23歲還在就讀研究生課程的他推上廣化寺方丈的位置,并于同年二月初八日舉行升座典禮。成為全國年紀最輕學歷最高的名寺方丈。法師面對崇高的名位,毫不自滿,反覺得自己德才不夠擔此重任而幾度推脫。有一次他竟不告而別,但大家覺得他是最合適的人選,又把他找了回來。“鍥而不舍,金石可鏤” 法師任方丈期間仍一如既往、持之以恒地鉆研學習,并于1991年順利通過了中國佛學院研究生班的論文答辯,獲得碩士學位。同年兼任福建佛學院副院長。

      法師倡導三系融合、八宗并弘、建立漢傳佛教修學體系,提出“叢林學院化,學院叢林化,修學一體化,管理科學化”的四化理念;要求以“志、道、德、才、學”作為僧伽教育的標準。法師在福建佛學院親自教課,安排學僧參與廣化寺常住的法會活動和執事工作;在廣化寺依律制半月誦戒,辦法會、打佛七、開佛學班,1996年舉辦了建國以來首次歷時108天的規范傳戒。

      在2002年之前,法師在主持福建佛學院和廣化寺工作之余,用大量時間聞思經論,還在海內外參訪高僧大德,親近學習,并請來廣化寺教導僧眾。在這期間,法師深入思考佛教的信仰、道風、教制、人才等建設,在《法音》上發表文章:《言行平淡話人生——重溫弘一大師“青年佛徒應注意的四項”感言》、《現代叢林修學生活的趨勢》、《僧尼受戒制度古今談》、《人間佛教思想之管見》、《漫談佛教的人才建設》、《應當切實加強出家眾的素質教育》等。

      趙樸老視察廣化寺時,題詩贊揚:“律己其志剛,接物其氣柔;學修不出門,聲教及遐陬;如何辦道場,儻于此間求。”2000年,樸老示寂,法師十分悲痛,書寫挽聯:“感慈愛逾常、栽培有加,愧未報答涓埃,每念音容猶涕淚;悵南北修阻、近侍無多,忽得傳來噩耗,那堪異地最凄涼!”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歷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操你啦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