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us8u"></acronym>
    <tr id="mus8u"><xmp id="mus8u"><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tr id="mus8u"><xmp id="mus8u">
    <tr id="mus8u"><wbr id="mus8u"></wbr></tr><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當年,馬祖穿越千山萬水,到達江西石鞏寺,感慨此地可承載千年法脈。今天,崇度法師從山門口的古道一路走來,走進石鞏寺,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驚嘆祖師選址的的智慧艱辛。至此,法師發愿振興祖師道場,在這方土地弘揚恩師凈慧老和尚的“生活禪”,傳承慧藏禪師“拉弓射箭“的因緣,開創獨特的禪修模式,踐行人間佛教。今日,大公佛教將帶您走近江西石鞏寺住持——崇度法師。

    一、馬祖四處參學 感慨此地可承載千年法脈

      馬祖本身是四川人,他出家后四處參學,從成都到福建,又從福建到江西石鞏寺,最終在此住下來。專訪中,大公佛教記者問到馬祖與石鞏寺如何結緣以及為何馬祖要選擇這里作為道場?崇度法師告訴我們,當年,馬祖看到這里的眾山氣象,脫口而出:“此地可承載千年法脈。”馬祖在石鞏寺安住之后,發生了一樁公案,當年慧藏禪師是一位獵人,追逐一只鹿到達石鞏山下。當時馬祖正在打坐,看到慧藏,迎他過來,他就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只鹿跑過去?”這時候,馬祖并沒有接他的機,反問他:“你會射箭么?”慧藏說:“我會射箭。”馬祖又問:“你一箭射幾只?”慧藏說:“我一箭射一只。”這時,慧藏又反問馬祖:“老和尚,你會射箭么?”馬祖回答:“我會射箭,我能一箭射一群。”慧藏就驚訝了,他說:“都是眾生,你怎么能射一群呢?”這個時候,馬祖就觀察慧藏心性,發現此漢的佛智就在這時候覺醒,問慧藏:“你為什么不射你自己呢?“慧藏禪師看了一下自己,說:“我找不到我自己,無從下手。”這個時候,慧藏就開悟了,這就“慧藏逐鹿”的因緣。

      之后,慧藏又在石鞏寺安住三十年,接引學人的方式就是張弓搭箭,這正是當年馬祖引他開悟的方式。學人來了,接不了慧藏的機,就走了。后面來了一個三平和尚,三平和尚聽說過石鞏禪寺后前來參訪。當慧藏禪師張弓搭箭面對他時,他拉開衣服,指著自己說:“朝這里射。”然后,慧藏禪師將弓弦崩了三下,說:“我駐山這么多年,只射到半個僧人。”

      “慧藏逐鹿”、“石鞏張弓”、“三平受箭”的公案都發生在石鞏寺,石鞏禪師接引人的方法就是這一招,一箭中的,直指心性。唐以后,大概有將近百位大師在禪悟,開示和教化中都用過“石鞏張弓”這個公案,可見,石鞏禪寺給人的心性指引是直指當下。

    當年,馬祖看到這里的眾山氣象,脫口而出:“此地可承載千年法脈。”

    二、出家前就成了凈慧老和尚的侍者 算是我的福報

      崇度法師跟隨凈慧老和尚多年,記者問他是如何與長老結緣?與佛教結緣?答案既出乎意外,又在情理之中。

      崇度法師說,最開始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出家?十四歲,對佛教懵懵懂懂的時候,在明基大和尚的帶領下,入柏林禪寺見凈慧禪師,當時天很熱,但是見到老和尚,有一種很清涼的感覺。凈慧禪師得知他要發心出家,一把把拽住他的手,說:“好啊,在這出家好啊。”自那以后,崇度法師便在柏林禪寺安住下來,跟著大家一塊行堂、打掃衛生、搬東西……三個月之后,得知自己能夠成為行者,崇度法師內心很是歡喜。在做行者期間,他常去親近老和尚,經常幫老和尚打掃衛生、端茶遞水……久而久之,便在凈慧法師身邊住下了,崇度法師感慨:“我出家前就成了老和尚的侍者,算是我的福報吧。”

    崇度法師感慨:“我出家前就成了老和尚的侍者,算是我的福報吧。”

    三、對老和尚的感情沒有言語可以形容 用感恩都會覺淺

      當記者請崇度法師舉幾個例子談一談他從老和尚身上獲得的受用時,崇度法師平靜地告訴我們,幾個例子很難表達他的尊敬,他只能說如果當時沒有遇到老和尚……話未說完,崇度法師暫停采訪。他幾次欲言又止,然后低頭整理衣襟,閉眼靜坐。

      待整理好情緒,崇度法師平靜地說:“遇到老和尚后,我的生命軌跡發生了巨大的轉變。”當年,還沒有出家的時候,崇度法師跟著凈慧老和尚第一次去北京,明顯地感受到,農村與城市與寺院的生活的那種差別,他坦言,接觸到老和尚后,慢慢地,世界觀、人生觀,包括對人的一點一滴的認識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可以說,影響了自己生活的軌跡,影響了自己的生命的軌跡。他認真地告訴記者:“真的沒有一個詞能夠表達我們對老和尚的感恩.感恩,有點淺薄,不能用感恩來表達我們的心。”

      當記者再次追問,是不是沒有語言來形容這種感情?崇度法師非常干脆地告訴我們:“沒有。”他接著說:“雖然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但是,當你遇到明師,尤其是當你還不知道他是明師的時候,這種影響是不可思議的,我們現在知道他在佛教界的威望,他的德行,對整個中國佛教的思索。但是,當時我的認識沒有這么多,只是知道他是個僧人。”

    崇度法師平靜地說:“遇到老和尚后,我的生命軌跡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四、“生活禪”是人間佛法的大趨勢

      在《石鞏寺縣志》中有一段關于石鞏寺的記載,當年石鞏寺有十二處景觀,其中有一處景觀叫趙州橋。當年,崇度法師就是在趙州柏林禪寺出家,能夠來到這里,崇度法師感慨,因緣真的不可思議!說到趙州,崇度法師告訴我們,趙州和尚的影響,趙州的禪法,也是代表了唐朝禪修的高度。比如,在云居山有趙州觀,也是可以證明這一點的。談到是否繼承凈慧老和尚所提倡的“生活禪”,崇度法師說:“老和尚提倡的‘生活禪’并不是某個人的,而是人間佛教的一個大的趨勢。”

    崇度法師說:“老和尚提倡的‘生活禪’并不是某個人的,而是人間佛教的一個大的趨勢。”?

    五、震撼的不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還有祖師選址的智慧

      去年的這個季節,宜黃下著小雨,崇度法師順著山門口的古道一路走來,走進石鞏寺。初入寺廟,他說:“感覺特別清爽,跟我想象的江南寺廟是一樣的。”在石鞏寺久居之后,崇度法師從當地的居士口中得知,這里曾是馬祖道場,馬祖在這住過,這讓法師覺得更是不可思議。他告訴記者,自己第一次來到這里,就爬上了那個鞏上面,看到水稻、看到水田,感受到當年祖師對農禪并重的思想真的是不可思議。

      從山下到山上,法師說,第一次看到這個石鞏的時候,非常震撼。震撼的不僅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創造力,還有祖師選道場的智慧和艱辛。早年,石鞏寺地處臨川,是文化的故鄉。比如,曹洞宗的祖庭、近代佛學大師歐陽競無,宋朝歐陽修的祖籍都在宜黃。所以,這里是佛教的一個重鎮。

    初入寺廟,他說:“感覺特別清爽,跟我想象的江南寺廟是一樣的。”

    六、超脫勝負,打破物我

      講到石鞏寺禪修,法師說這是最早的弓與禪的結合。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君子六藝里有對于禮射的一些要求,除了禮儀之外,對做禮射的人的心性要求也很高。關于這一點,法師解釋說:“就是要超脫勝負,沒有勝負,打破物我,這也是儒家里面強調的君子六藝的射,不僅僅是要求我們會武術,還是要我們通過這個消除勝負之心。”法師還告訴記者,以后,石鞏寺也會設一個弓館,供修行之人修養心性,而且,這是國內首創。

    石鞏寺也會設一個弓禪館,供修行之人修養心性,而且,這是國內首創。

    七、獨特的禪修模式 契合時代和當下因緣

      如今的上班族每天都面臨很多工作和生活壓力,記者向法師詢問,在寺廟禪修對于緩解我們生活的壓力有什么幫助?法師告訴記者,對于一個僧人來說,在寺院的禪修和在俗世的禪修差別并不大。但是對于普通人來說,進入寺院禪修,能夠換個新鮮環境感受一種寂靜的氛圍,幫助禪修者更好地進入一種禪修的狀態。未來,在石鞏寺會有一種獨特的,通過拉弓射箭來進入禪、證悟禪、體驗禪、考察自己是否已經安靜下來的新的形式。這種新的形式自古有之,現在將這樣的形式放入石鞏寺既符合當下的因緣,也符合慧藏禪師的因緣,當年慧藏禪師就是以弓箭來接機。

    當年慧藏禪師就是以弓箭來接機。

    八、真正的拉弓射箭 手里既沒有弓也沒有箭

      采訪中,法師一再提起弓禪館。他指出,眼下,不管我們是在家里面打坐,還是在寺院里面打坐,或者是隨便在公園里面的小溪打坐,這都是進入禪的其中一個方法。但是,我們該怎樣去考驗禪?去考驗我們自己是否已經真正的做到了呢?他說:“通過拉弓射箭就是一個標準。當我們拉起弓箭的時候,你每起心動念,就是指認你能否達到目標的最基本的考驗。你說,心很安靜,當你拿起弓箭的時候,是否有勝負心,是否一定要打中把心的心有沒有?這就是真正的考驗你,有沒有進入禪的狀態。”對此,法師還拿出奧運選手作比,在奧運會上也有弓箭這一項比賽,所有參加奧運會的選手都有拿冠軍的潛質,只是在最后的那一剎那,心出現了問題。所以,禪修是真正的檢驗內心,通過射箭的方式看你達到了什么地步。 采訪最后,法師強調,拉弓射箭不足以表達對禪的認識,只是通過這個形式,來檢驗我們對禪修的理解,真正的拉弓射箭,其實手里根本就沒有弓,沒有箭。

    拉弓射箭不足以表達對禪的認識,只是通過這個形式,來檢驗我們對禪修的理解.

    九、石鞏寺未來會成為佛教圣地

      來石鞏寺一年有余,崇度法師經常帶著一些居士和法師在石鞏寺地界內的山山水水,角角落落不斷去走動,去感受,不斷發現石鞏寺與眾不同的地方。他既想把祖師道場恢復起來,又不想破壞這一方山水。功夫不負有心人,如今的石鞏寺規劃已經達到了這樣的要求,既有禮佛的區域,也有修行的區域,還有休息的區域。而且,也沒有對石鞏寺的山體造成破壞,在興建過程中,哪怕是稍微大一點的樹,都是避開的。崇度法師向記者表達了他的期望——在未來的幾年,隨著石鞏寺的復興,隨著祖師道場的的復興,石鞏寺會成為宜黃的佛教圣地,也成為全國的一個佛教圣地。接下來,弘法的很多工作,自己會踏踏實實地做,一步一步的來。

    接下來還有很多工作,要踏踏實實做,一步步來。

    聆聽出世的智慧 感受濟世的情懷
    • 崇度法師
        崇度法師

        江西石鞏寺住持

    • 主持人
        王麗君

        大公網佛教頻道主編

    • 出品人:林學飛
    • 總監制:王文韜
    • 總策劃:史利偉
    • 監 制:史利偉
    • 主 編 : 王麗君
    • 編 輯:胡月冉 王冠 楊藍
    • 攝 影:姚勇
    • 編 導:徐上杰
    • 設 計:王平
    • 文 字:許楠
    • 技 術:王宇飛
      掃一掃
      關注更多大公佛教資訊
    操你啦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