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us8u"></acronym>
    <tr id="mus8u"><xmp id="mus8u"><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tr id="mus8u"><xmp id="mus8u">
    <tr id="mus8u"><wbr id="mus8u"></wbr></tr><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就是當下你對面的這一位!

    \
    文/昭慧法師

      在與學友分享如上點滴生活體驗時,我特別引了性廣法師的一句名言,與學眾互勉: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當下你對面的這一位!”

      人生總在聚散匆匆之中度過,聚也不是真聚,散也沒有真散,聚散之間的人生,當真宛若是“夢幻泡影”。倘若抓住這些幻影不放,當然會有道不盡的悲愴。但倘若時時體會:“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當下你對面的這一位!”那么,“落土皆兄弟,何必骨肉親!”我們可以在每一刻與不同的生命會遇的那個當下,以“自通之法”(同情共感之心)來疼惜對方,以“無常”觀照來珍惜這一刻的會遇,然后學習著以怨親平等的“捨心”來面對下一個當下,以及下一位有緣眾生!

      想想自己數十年的修道生涯,當我與家人(特別是高齡九十四歲的老母親)相聚的時刻,哪怕只是幾十秒鐘的問安那么短暫,我總是無比珍惜地摸摸她的臉,握握她的手,貼心地承領她那千篇一律的叮嚀──“早點睡,要吃飽”。   當我的視線離開親愛的家人時,哪怕她們就只隔個樓層,都宛若是咫尺天涯!這時,道場中的師友們,就成了我修道生涯中“最重要的人”──菩薩道上的工作伙伴。

      一旦離開道場,來到玄奘大學,我的主管、同僚與學生,就又成了我在教育志業中“最重要的人”。

      像今天吧,上午在妙然樓的新生扎根活動中,舉行繫上的“師生座談”與“選課輔導”,緊接著轉換空間召開系務會議,然后步行至行政大樓,參加一級主管會報,聆聽校長那抑揚頓挫、鏗鏘有力,而又通達世事人情與工作智慧的苦心叮嚀。

      傍晚五點半,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妙然二樓系辦公室,室內依然燈火通明,塬來宗教系秘素芳前腳剛走,臨走還不放心地用簡訊向我提醒一些待理公務!而生命禮儀系主任蘭石老師與助教若華、助理智音法師,則都還在系辦料理公務呢!回到社科院,這里竟也燈火通明,塬來最近身體微恙的應心繫孟婷,竟也撐著精神在挑燈夜戰,不禁心疼地與她分享工作伙伴送我的“愛心麵包”。進入辦公室,又以手機 與剛回到家的系秘討論公務,談了半晌。

      晚間,在落地窗前遠眺,皎月依舊當空,但我哪可能駐足賞月?幾秒鐘后,已坐定于辦公桌前盯緊螢幕,準備徹夜案牘勞形了。悅萱說她來校助我處理系務之時,常發現我“一天必須幾度轉檯”,算算今天一整天,已經“五度轉檯”,面對許許多多,上上下下的玄大人了!

      我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沒有與道場師友來得長久,與道場師友相處的時間,又沒有與主管、同僚跟學生來得長久。似乎越親近的人,相處的時間就越少。但又怎么樣呢?成天與你親愛的人膩在一起,就算是“從此皇帝不早朝”罷,這樣的日子就會更幸福嗎?

      正因為自己可以歡天喜地接納“當下對面的這一位”,因此在每一場生命會遇的當下,無論是對她或他有正向的尊敬、疼惜、欣賞、聆聽、受教、教導,還是負向的反制、辯駁、責備、喝斥,我總是在溫馨平和或波瀾壯闊的互動過程中,感受到無限法喜!理由應該就是:我在那每一刻,都把這位當下會遇的有緣人(有緣貓、狗等等),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吧!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操你啦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