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us8u"></acronym>
    <tr id="mus8u"><xmp id="mus8u"><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tr id="mus8u"><xmp id="mus8u">
    <tr id="mus8u"><wbr id="mus8u"></wbr></tr><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玄奘法師的晚年生活:不懼英雄末路,惟懼英雄白頭

      古龍曾說,“美人遲暮,英雄末路,都是世上最無可奈何的悲哀。”近日讀《三藏法師傳》,覺得古龍先生的說法有些不妥。不懼英雄末路,惟懼英雄白頭。或許,這才是世人的真實心態。

    \
     

      我們是一個有英雄情結的民族。對于英雄,總是希望他老的慢一點,再慢一點。最好是,不老。一千多年前的唐朝祖先們也不例外。

      對于他們來說,十九載游歷取經,十九載翻經譯論的玄奘就是一位超級英雄。從他的生命歷程中隨隨便便拎出一件事,都能稱得上“英雄”二字。比如在沒有向導的情況下,獨自穿越數百里的沙漠;孤身游歷一百多個國家,還順手寫下《大唐西域記》記錄當地的風土人情;路遇劫匪,臨危不懼,還將劫匪勸皈佛門;歸國潛心翻譯經書合七十四部,總一千三百三十八卷…

    \
    玄奘西行圖(圖片來源:資料圖)

      但英雄總有白頭的一天,只是世人未必愿意相信和接受……

      663年,歷時近四年,玄奘終于將《大般若經》翻譯完成。號稱鎮國之典、人天大寶。得知消息,眾人無不歡欣雀躍,奔走相告。

      是年,玄奘六十五歲,年事漸高的他已經察覺身體的衰弱。翻譯《大般若經》時,他便擔心身體撐不到經書翻譯完成,“玄奘今年六十有五,必當卒命于此伽藍。經部甚大每懼不終,努力人加勤懇勿辭勞苦。”

      待《大般若經》譯畢,玄奘“自覺身力衰竭,知無常將至”。十二月七日,玄奘召集門徒安排后事,“吾來玉華本緣般若。今經事既終,吾生涯亦盡。若無常后,汝等遣吾宜從儉省。可以蘧蒢裹送,仍擇山澗僻處安置,勿近宮寺,不凈之身宜須屏遠。”但這并未引起大家對玄奘身體狀況的重視,門徒們只是寬慰玄奘說,“和上(應作‘和尚’)氣力尚可,尊顏不殊于舊,何因忽出此言”。

    \
    玄奘譯經圖(圖片來源:資料圖)

      也許在大家的心中,這位穿越百余國,求取真經的玄奘法師,是永遠不會倒下的。眾人不僅沒有關心玄奘法師身體有何不適,反而在664年正月初一,便齊聚玉華宮祈請玄奘法師翻譯《大寶積經》。《大寶積經》內容繁浩,如若翻譯,所耗費的心力與時間,相當于再翻譯一部《大般若經》。玄奘自知,以自己當時的身體狀況是無論如何也完成不了的。眾愿難辭,他只能勉力接下翻譯《大寶積經》的任務。但只翻譯了數行,他便不得不向眾人致歉:“玄奘自量氣力不復辦此,死期已至,勢非賒遠”。

      正月初九,玄奘在穿越宮殿后的一條河溝時,不慎摔倒,小腿皮膚被刮破。《三藏法師傳》的原文描述是“脛上有少許皮破”,可見傷的并不重。但這位曾經渡沙磧、斗劫匪的英雄玄奘,卻在摔倒后不得不臥床休養,而且“氣候漸微”。由此可見,此前玄奘的身體已經衰弱到一定地步,這次摔倒無疑將他極度衰弱的身體推到了崩潰的邊緣。

      二月三日,玄奘的病情仍然不見好轉,寺院不得不派人向朝廷稟報“法師因損足得病”。二月五日夜間,弟子光等問玄奘:“和上決定得生彌勒內院不。”玄奘留下在世間的最后兩字:“得生。”說完呼吸減弱,隨后往生。二月初七,御醫趕到之時,玄奘法師早已西去。得知此事,唐高宗痛哭罷朝,哀呼“朕失國寶矣。”斯人已去,此時再來哀呼痛哭又有何益?要知道,英雄也是肉體凡胎,與常人無異,他們也會經歷生老病死。不若在玄奘法師第一次告知身體不適時,便著人悉心照料,讓法師得以修養。興許,玄奘法師駐世的時日還能久上一些。

    (文/胡月冉)

    責任編輯:

    熱聞

    • 圖片
    <<>>
    22

    農歷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操你啦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