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us8u"></acronym>
    <tr id="mus8u"><xmp id="mus8u"><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tr id="mus8u"><xmp id="mus8u">
    <tr id="mus8u"><wbr id="mus8u"></wbr></tr><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玄奘西行求法路上最為艱險的一段旅程

    \
    玄奘西行壁畫中玄奘牽著赤瘦老馬,旁邊胡人石槃陀隨行

      千余年前,有一僧人從東土大唐而來,欲往西天取經而去。他的身邊還有一位毛發旺盛的行者和一匹瘦弱的老馬。這是一個婦孺皆知的故事開頭,但接下來的發生的事情卻與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情節完全不同。

      公元627年秋,自長安出發前往天竺求法的玄奘一路艱辛來到了瓜州。接下來他將迎來西行求法路上最為艱險的一段旅程。

      瓜州地勢險要,是大唐邊陲重要的關隘,出了瓜州向北就是通往西域諸國的必經之地玉門關,經玉門關向西北方向經五烽,便可到達伊吾國境。但途中必須要經過瓠蘆河,瓠蘆河下廣上狹,洄波甚急深不可渡。而且五烽各烽之間相去百里,中間皆是黃沙,無有水草。面對這樣艱險的路途,沒有向導是絕對無法通行的。

    \

      玄奘遇“孫悟空”和“白龍馬” “孫悟空”欲害玄奘

      當時的玄奘剛剛告別瓜州吏李昌,惠威法師遣來送其出城的兩名小僧也都相繼辭行。失去向導的他不得不暫居瓜州城外的一座寺廟內,在這里他遇到了途中的第一位弟子胡人少年石槃陀,和接下來旅途中的重要伙伴——一匹赤瘦老馬。石槃陀就是西游記中孫悟空的原型,而這匹赤瘦老馬正是白龍馬的原型。只是玄奘西行的路上,屢次相救于他的并非“孫悟空”,而是瘦弱的“白龍馬”。

      玄奘在寺院苦于無向導送其出關時,遇到了胡人少年石槃陀。石槃陀來到寺院拜佛,見到玄奘后,懇請玄奘為其受戒。玄奘見其行事利落、相貌齊整,便為其授戒,并告訴他自己西行求法的意圖。石槃陀聽后,答應做玄奘的向導送其過五烽。之后,石槃陀又引來一胡人老者,老者自稱曾往返伊吾三十余次,手中有一匹老馬對此行道路十分熟悉,希望能夠跟玄奘的馬匹交換。玄奘雖見此老馬瘦骨嶙峋,依然答應了老者的請求,并與石槃陀連夜啟程前往五烽。

      一路上,石槃陀對玄奘照顧有加。本來故事的發展應該是胡人少年石槃陀一路盡心盡職照料玄奘西天取經,但結果卻是:兩人出行的第二天晚上,石槃陀就拿刀悄悄逼近玄奘欲行不軌,后來不知是何原因又作罷。第二天石槃陀推脫前往伊吾路途艱險,路上水源皆在五烽之下,稍不小心就會被守衛亂箭射死,拒不往前。玄奘只得放其歸還,一人一馬獨自前行。

    \

      “白龍馬”陪玄奘跨越九百里沙漠

      瓜州地處沙漠,放眼望去,皆是黃沙。玄奘只能靠沿路零散分布的尸骨和馬糞勉強辨路,沙漠中海市蜃樓猶如鬼魅,時時纏繞著玄奘,遮天蔽日的大漠風沙裹挾著他瘦弱的身軀緩步前行。玄奘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下走了八十余里后,終于瞥見了第一座烽燧的身影。為了不被發現,他蜷縮在起伏的沙丘之間靜靜等待黑夜的到來。待到夜幕降臨,玄奘牽著瘦弱的老馬潛行至烽燧的西側飲水。剛欲將水囊的水補滿,一根箭矢就迎面射來,險些射中膝蓋。玄奘知是被發現,便大聲說道:“我是僧,從京師來。汝莫射我!”首烽校尉王祥仰慕玄奘之名已久,欲留玄奘,被玄奘婉拒。王祥便指引玄奘前往第四烽,其宗親王伯隴可以接應他。待到第四烽,為了避免在第五烽遭遇不測,王伯隴又為玄奘指引了一條路:從第四烽出發行百余里,有一個野馬泉可以補給水草,過了野馬泉就是八百里的莫賀延磧(現稱“哈順戈壁”,是西域的起點),也就是伊吾的國境了。

      可是茫茫戈壁,黃沙四起,在沒有向導的引領下,想要準確的找到野馬泉談何容易。玄奘走了百余里之后,四顧完全沒有野馬泉的蹤跡,于是解下水囊想要滋潤一下干渴欲裂的喉嚨,但屋漏偏逢連陰雨,水袋失手散落在地。在沙漠里,水和生命同樣珍貴。失去了唯一的水源,又迷失方向的玄奘不禁升起退意,想要東歸第四烽。行至十余里處,玄奘突然想起自己曾經立下的誓言:“若不至天竺終不東歸一步。”寧可就西而死,豈肯歸東而生。玄奘調轉馬頭毅然向西。一路上,四顧茫然、人鳥俱絕,白天,勁風吹起黃沙漫天;夜晚,磷火飄忽燦若繁星。這一切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沒有水。在沙漠里行走了四天五夜,滴水未進的玄奘和馬匹都已近昏厥。第五夜夜半時分,突然刮起涼風,昏沉的玄奘和老馬不禁精神一震,在赤瘦老馬的引領下,玄奘法師終于找到了野馬泉。人、馬在野馬泉修整一日,重又出發,經兩日終于抵達伊吾。

      這一路,玄奘法師遭受刀逼喉頸的威脅、箭幾射膝的危險、沙漠中迷路缺水的艱險,甚至一度其西行求法的意志都面對著殘酷的考驗,但他都堅持下來了。在抵達瓜州之前有各種有緣之人的傾囊相助,在到達伊吾之后,高昌王的禮遇和通關文牒為其接下來的西行掃除了層層障礙。但瓜州至伊吾這一路的考驗,全憑玄奘一人孤身涉險,可謂是玄奘西行最艱辛的一段。(文/胡月冉)

    責任編輯:胡月冉 DN010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操你啦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