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us8u"></acronym>
    <tr id="mus8u"><xmp id="mus8u"><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tr id="mus8u"><xmp id="mus8u">
    <tr id="mus8u"><wbr id="mus8u"></wbr></tr><rt id="mus8u"><option id="mus8u"></option></rt>

    人間流布似江河——七律二首代《凈慧長老與生活禪論稿》序

    \
    明海大和尚

      陳云君先生《凈慧長老與生活禪論稿》將鋟梓,囑為序。奈諸務纏身,無暇成文。遂效家師生前故事,勉綴七律二首代序。雖欠工穩,胸臆在焉。

    其一

    昔至趙州叩祖關,袈裟塔影夢流連。

    庭前柏子因君綠,座上名香為客添。

    三字禪機正法眼,萬千筆墨生活禪。

    春陽藹藹今何在?谷雨黃梅四月天。
     

    其二

    生活禪意問如何,全體承擔豈有他。

    輟響獅弦思佛印,拈花的旨賴東坡。

    一期云水話頭在,萬古知音溢彩多。

    剎剎塵塵無量義,人間流布似江河。
    \
    陳云君居士在凈慧長老示寂周年追思法會上

      略釋:第一首寫陳云君先生和師父及柏林寺的法情道誼。首聯寫陳先生第一次見師父,頷聯寫先生多次來寺,每每先生要來前,師父都要吩咐我們灑掃上香,大家也都心生歡喜。頸聯寫陳先生和師父禪法上之因緣。趙州“吃茶去”乃禪之正法眼,生活禪承其心髓,雖萬千筆墨未足道盡。末后感懷,有點傷感……。“柏子”即“柏樹子”,“子”在此系虛詞,如“禪和子”“佛法無多子”之“子”耳,有日本人解為“柏樹的子”,謬也。“春陽”之喻,出自陳云君先生曾說,和師父在一起如沐春日……。剎剎塵塵,華嚴經說,塵說剎說……。比喻法義無窮盡,言說不完。陳云君先生與師父之勝緣的確以兩首小詩難道盡也!陳先生《凈慧長老與生活禪論稿》書成之際,予因事猬集,尚未盡讀,出版所急,詩出匆促未計章句之短,馀情悠悠,山遠水長,俟陳先生之書出專論時再盡所思。

      趙州祖庭凈慧門下明海合十

    責任編輯:DN019

    熱聞

    • 圖片
    <<>>
    22

    農歷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操你啦在线影院